陈道明闲聊生活 吓跑女儿男友

作者: 来源:时尚先生  发布时间:2010年09月03日

        一直是戏内张扬戏外低调的陈道明 最近高调亮相男性时尚杂志,为该刊拍摄封面大片。一度被称为戏骨的人,在镜头前透露的更多的是文化范儿,沉稳的奢华,我只能如此解读。

 

 

 

陈道明专访:最重要的废话

       拍围城的日子

       1989年拍《围城》,十集拍了一百天,戏能不能拿奖,能不能火,不在创作的概念里。大家就是在一起完成一个工作,因为那是我的职业。八十年代中期,一部《末代皇帝》三十多集拍了四年,也没有觉得怎么还不拍完。我们天天骑着自行车去拍戏,从东城奔西城,酬劳上,每个月大家都惦着夜宵补助费,因为比片酬多。

        我说过我不爱交朋友,其实不然。只是交往方式不同,我不会跟别人甜如蜜,也不会让别人跟我甜如蜜。我觉得人真是掏心窝子的时候,就离分开不远了。有时候有朋友跟我说太多他自己的东西,我会制止他。一,这个跟我没关系,对我来讲是没有用的;二,掌握对方太多的东西,会产生一种“悬空”的情绪,永远在两人之间罩着,你把所有的“秘密”都告诉我了,好似肺腑。这种距离开会产生多少美感,到头来只落得个“不在乎”。

 

陈道明专访:最重要的废话
 

陈道明专访:最重要的废话

        关于790万片酬

        我有一句要说的话,拍《手机》说我拿790万,电视台这些美丽的主持人们、编辑们很可怜。她们是被骗者,然后又去骗别人。现在我们媒体的主旋律就是小报文化,“据说”这两个字,好像是免罪金牌,冠以这两个字就可以公然放在媒体上。一条编造出来的新闻可以在任何中等以上的报纸上报道。

    “谎言”是文化上一个特别大的暗算,我们经常在生活当中听到这样的话:我实话告诉你,说心里话,说白了吧,我跟你老实说吧,我一点不骗你,我们有多少这样的‘真诚惯语’,就有多少谎话产生。好容易说一句实话,而且这句实话还不一定是实话,你一生当中有多少时间说的是实话?骗一个人也就算了,活该他倒霉!如果谎言在社会上呢……?

陈道明专访:最重要的废话

        吓跑女儿的男友?

        我的孩子不用管,学习也还行,她有一个很好的心态,有点像她妈,比我强。不过看什么事了,有时还是不放心。前两年有一次,她跟我说要和朋友去红螺寺玩,我当时觉得她说话有些紧张,我吃完饭一琢磨,不对,肯定不是和朋友出去,十有八九是谈了男朋友出去玩的。我不放心,得看看怎么回事。我就开车追踪。没想到在红螺寺的路口她走错路了,一掉头回来,正好和我擦肩而过——还是那个男孩先发现我的。女儿很气愤,就给她妈打电话,声讨我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她瞒着我也是可以理解的,可能她觉得这段感情还八字没一撇呢,没到通知我的时候。我那时就跟她说,去山里有些远了,在城里怎么玩都行,当爹的没法不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他们分手了,估计是我把那男孩吓跑了?

陈道明专访:最重要的废话
 

陈道明专访:最重要的废话

       我和太太都对钱迷糊

        我太太的工作就是管好女儿,照顾好家里的老人。其他所有事都是交给我,装修房子她就不管,一直到我把筷子准备好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家现在有多少钱,我都不知道,这些我不管,她也挺迷糊。我俩都不是理财的人,但是她或许比我清楚一点,我是根本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不太花钱,我要是手里有五千块钱,这五千块钱能在兜里搁三个月。我太太比我要节俭许多,她去的基本上都是打折的地方,这可能也是个乐趣。我有时跟她说,便宜的东西,确实有时不禁用,你五块钱的一件衣服可能穿五年,你买两块五的衣服可能就穿一年。哪个节约呢?但她也不是抠门,她是针对自己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 我是风筝,我太太是那个牵线的人,我飞得再远,还是在她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家是一个特别安静的地方,很少大声喧哗。

陈道明专访:最重要的废话
 

陈道明专访:最重要的废话